亨特先生

写的都是没人看的东西

【原创】寡王的故事

我从小学起就是个比较圆的女生,一直没少被周围的男生起各种难听的绰号。我原本并不是个很暴躁的性格,但是那些八九岁大的男生们实在是太讨嫌了,非得逼我用拳头打回去,他们才勉强住嘴。慢慢地,我就成为了他们口中的“暴力三八”。

其中有个痞痞的男生,三四年级的时候也经常跟着其他狗都嫌的捣蛋鬼一起笑话我。但是五年级开学大换座位,他调到了我的后桌,跟我熟了些,就再也没用那些难听的绰号叫过我。


不过我那时还是很烦这个男生。他成绩不好,上课老是听不懂,而我是班里的前几名,这个男生就经常用笔盖戳我的后背,问我刚才老师讲了什么。问的次数多了,我干脆不理他,他却也不发火,只是在后头笑,下节课照旧拿笔盖戳我问问题。

那时班里有音响,本来是给老师播放英语录音的,后来逐渐被我们拿来放音乐。每天都有人带一张光碟到班上,大课间的时候就放进播放机里。

我也想和大家分享自己喜欢的音乐,于是从家里偷偷带了一张光碟。零几年很流行台湾的偶像团体,大家放的基本都是黑涩会美眉和飞轮海的歌,就我一个人拿来放的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香港金曲集。我至今记得当时音响一放出来陈慧娴的《千千阙歌》,班上的男生就开始嘘声不断:

“天啊,谁还听这么老土的歌?”

有人窃笑起来,我站在播放机旁尴尬到恨不得立刻原地消失。这时,那个男生居然走了过来,单手撑在机架上,歪着头跟那群叽叽喳喳的男生说道:

“咋啦,我家以前也听这个。反正我也很久没听了,既然放了那就听呗。怎么,有意见啊?”

见自己的好兄弟站了出来,起哄的那帮人便没再说什么,互相推搡着跑到操场打球去了。

“谢谢你哦。”我还是尴尬地站在原地,小声跟那个男生道谢。

“谢我干嘛,我又不是专门替你讲话。你别想多了,三八!”他声音忽然拔高了一个度,也没有转身看我。我以为自己这诚心诚意的道谢被他曲解了,越想越难过,慌忙把光碟从播放机里拿出来,转头跑回座位生闷气。任凭下节课他怎么在后桌小声叫我的名字,我都没有再理会他。



六年级的时候,座位又调动了。因为准备小升初,老师开始按照成绩排座位,那个男生不出意料地坐到了最后一排。我本来坐在第二排,但是那阵子我因为暗恋班上的第一名而无心学习,期中考成绩一下子退步了不少。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不由分说就开始骂我,我一气之下顶回去几句,她直接把我撵去了倒数第二排,和那帮从前欺负我的男生一起坐。

当我红着眼眶,抱着各种复习资料走到新座位上时,那个男生正翘着二郎腿,手上转着笔,笑嘻嘻地看着我。

“哟,好巧,我又是你后桌啦。”

我把书狠狠摔到桌子上,叮呤哐啷拉开椅子坐下,咬着嘴半天,还是趴在桌面偷偷哭了起来。

“诶诶诶,你怎么了?”那个男生被我吓了一跳,走到我身边蹲下,跟我小声说话。

“别哭啦,我不是故意的……女孩子哭起来不好看的啦!”

我从抽屉里摸出纸巾擦眼泪,余光瞥见他一边蹲着一边给我做鬼脸。我很想笑,但是转念一想到班主任骂我的那些话,又哭得更厉害了。

后来上课铃响,这个男生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周围的男生好像都在跟他说些什么玩笑话,他又很慌张地在解释什么,我没有听清。我只记得当时哭过之后,便一门心思想着自己一定要考出好成绩,绝对不要重蹈今天的覆辙。


后来,小升初考试放榜,我成功地考上了市里的重点中学,而那个男生则去了小学附近的一所普通中学。

毕业典礼那天,我们拍完照就放学了。我准备去抢购最新出的漫画,却冷不丁听见后头有人叫我。我回头一看发现是那个男生,便问他有什么事。

那个男生走过来,吞吞吐吐地问我要不要一起回家,他怕我一个人回家不安全。他家和我家在一条路上,以前上学时也经常能碰到,但是我们从来不会因为碰面了就一块儿走。

于是我觉得他这没头没脑的问话很奇怪,那条路我都走了6年了,而且又是在白天,有什么不安全了。这时,我发现另外一个也追漫画的女生已经往报刊亭方向走了,心里开始害怕最新一期被她抢先买到,便草草拒绝了那个男生,背着书包就冲去抢漫画了。

现在想来,我好像错过了什么。




我和朋友有个聊天群,群名叫“寡王茶话会”。顾名思义,里头的姐妹都是一直独自灿烂的母胎单身。今天中午群里姐妹们聊起中学时代的军训经历,让我忽然想起初高中的一些事。


上了初中,因为身体发育,我比从前更胖了。虽然是在重点中学,但是班里依旧有那么些男生喜欢拿女生的外貌说事。我的个性愈发暴躁,只要他们一笑话我,我就开始追着人打。

因为打的次数多了,就连隔壁班的男生也知道我们班里有个打架很厉害的女生特别不好惹。久而久之,我甚至有些自暴自弃,索性把自己活成了班里那些文静女生的对立面。班里的男生也没人把我当做异性看待,毕竟我连掰手腕都能掰赢他们一半人。

初二军训时,带我们班和隔壁班的俩教官关系好,经常把两个班拉在一起训练。我就是在那时注意到隔壁班排头的一个男生。

他在男生群中实在是很突出。周正的五官,笔直的站姿,穿着迷彩服往那儿一站,真的像极了一名训练有素的军人。教官和他一比,他反而更有军人的气质。

当然,不止是我一个女生注意到了他。

训练间隙,女生们三三两两坐在一起聊天,就有人在打听那个男生。

“哦,你说他啊,我爸和他爸是战友哇。”班里一个女生说道。“我跟他都是在军区大院里住的,他没事就往部队里跑,肯定比我们更适应军训的环境。”

“这样子哦。”我点点头应和。那个女生看了眼我,忽然坐了过来。

“xx,你是不是站在第一排左边第二个啊?”

“是啊,怎么了?”

“哦……刚刚那个男生昨天托我带个话。他说他觉得你很不错诶。”

“什么??”

我瞪大双眼,脑子一下没反应过来。

“我没开玩笑啊。他说的,我们班第一排左边第二个戴眼镜的女生。那一圈就你戴眼镜的吧。”

“可、可是……他应该不认识我吧?!”我忽然紧张得声音都在发抖。因为我无意中看见,那个男生此时此刻就坐在不远处的篮球架下方,边喝水边往我们这边偷看。

“不一定吧。你想啊,我们班和四班本来就是俩隔壁,老师什么的全都一样,你又是英语课代表,经常去找他们班的课代表一起下办公室。说不定他很早就注意到你了。”

那个男生注意到我的眼神看向他那边,竟然放下水瓶朝我露出了一个笑容。

“哎呀肯定是你搞错啦!”我吓得赶紧挪开视线,急急忙忙地摆手。“我这么胖,又这么暴力,肯定不是他说的那个女生。”

那个女生狐疑地盯着我,我连忙聊起第二天的定向越野,把女生们的注意力转到别的事上。



上了高一,那个男生又碰巧在我的隔壁班。我成了班上的文娱委员,天天找隔壁班的文娱委员去合唱团训练。那个男生坐在靠窗边的位置,每次我去他们班上找人时,都能察觉到他好像坐在那里看着我。但我不知为什么,从来不敢侧头去确认他的眼神。

某天下午,我正上楼梯,突然听见后头有人正疾步向上跑,我便往旁边让开一条道。殊不知下一秒,我感觉那人凑了过来,往我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声口哨。我吓得一回头,正好对上了那个男生明朗的笑脸。

“xx,你瘦了好多啊,我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我、你……你吓死我了。”我憋了半天,才说出这么一句话。其实当时我惊讶于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还一直对我有印象,话到嘴边却生生变成了另一句。

他的笑意更浓了。恰巧这时的阳光照了进来,落在他的眼睛里,亮晶晶的,把我都看呆了。

“以后再来我们班的话,也可以来找我哦!”

讲完这句话,他先我一步跑开了,只给我留下一个白色校服的背影。

至于后来呢……我忙着平衡高中课程和专业课的时间,加之高三跑去了外地考学,一来二去把这件事彻底忘在了脑后。直到今天和姐妹聊起来,才发觉我好像又错过了什么。




听完我的叙述,姐妹们气得捶胸顿足,恨不得穿过手机屏幕把我揍一顿。

“你知不知道我最恨你像块木头一样!”

“……好家伙,原来我们这个群原本有机会不叫寡王的。可惜那个得到了机会的人,是个傻子。”

我愣了半天,打开手机,给自己放了一首《爱情的故事》。

“是什么样的感觉,我不懂。只是一路上我们都在沉默。”

有些人,真的是凭实力单身啊。

评论 ( 15 )
热度 ( 94 )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 亨特先生 | Powered by LOFTER